2019年12月4日举行的北京保利2019秋季拍卖会“闲居受用——翦淞阁精选文房名品”专场,推出三方台湾知名文玩藏家黄玄龙提供的古石,结果悉数成交。一方“明-清·当代祁连石小砚山莫士撝画砚山图”(砚山连座高20厘米;重1185克),原为日本云草堂、英国水松石山房旧藏(其实,这方赏石应属灵璧皖螺石),估价30—40万元,成交价120.75万元;一方“明·飞来峰英石”(连座高32厘米;重6861克),估价40—50万元,成交价94.3万元。

成交价最高的,是一方“大德年间(1297-1307)元·松雪道人铭灵璧砚山”(连座高25.5厘米;重1850克)。此方砚山系从东瀛回流,为高尾光宥旧藏,有日本旧装木盒。曾经上拍于北京保利2013年八周年春季拍卖会(“清·赵松雪铭灵璧石摆件山子”),估价50000-80000元,成交价达59.8万元。六年以后再度推出,估价40-50万元,最终成交价155.25万元。此石两面可观,灵飞若动,远望若江上数峰,近观似蟠螭伏虎,色黑如漆,质如蜡脂,间有白脉,扣之锵然。背面局部留有赭色石根,镌有行书刻铭:“金刀削出玉芙蓉,不谓窗间有峭峰。正好卧游供消永,烟云忽□一□□。大德□年夏日。松雪道人。”

此方砚山,虽然成交价格不低,而且六年之中增值了155%——也算是成功的投资,但若能证实是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(松雪道人是其别号,松雪斋是其书斋名,据说得名于一方“松雪”款古琴)的遗爱石——这方砚山以及石上铭文并没有得到书证,那真还是一个“大漏”。

可以比较的是,就在之前11月19日举行的中国嘉德2019年秋拍会“大观——中国书画珍品之夜·古代”专场拍卖会上,“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手卷”成交价达2.67375亿元,创造了迄今为止这位古代杰出书画家作品拍卖成交纪录。此手卷凡二帖,名为《应酬失宜帖》《奉别帖》,皆为赵孟頫写给好友郭天锡的信札。

郭天锡,名畀,一字祐之,号北山,丹徒人,富收藏,能书画,宋末元初学者周密在叙录所经眼的名家收藏字画古玩的《云烟过眼录》中,收录有“郭祐之天锡号北山所藏”,据载有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名迹(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),他因而名其藏室为快雪斋。

赵孟頫,字子昂,号松雪道人、水晶宫道人、鸥波,吴兴(今浙江湖州市)人,宋太祖十一世孙。他是古代艺术史上少有的全才,开创一代风气。擅长书画,精通文学,通晓音律,熟谙道释,并最先将“诗、书、画、印”四绝合为一体,他的家族如妻子管道升、儿子赵雍、外孙王蒙等都是著名画家。

说起来,赵孟頫确实有石癖。也是在《云烟过眼录》书中,有“赵子昂孟頫乙未自燕回出所收书画古物”一则,包括有两方灵璧石,一方为刻有“云根”的灵璧石砚山;一方为带有五峰造型的灵璧石(“五老峰”),扣之有声,原来是米芾的遗物。这两方赵孟頫的遗爱石,在明代林有麟《素园石谱》中均有图绘,不过,未必传真,因为《素园石谱》中的许多名石,与传世实物的形象多对不上号,说明他本人在当时未必见过这些石头。

《素园石谱》之中,还有一方“钻云螭虎”图绘,如同砚山造型,峰峦高低错落,下有“子昂珍玩”落款,未详石种和出处。这也是赵孟頫的遗物。赵孟頫写过一首《偶得灵壁石笔格,状如俗所谓钻云螭虎者,因成绝句》:“玄螭穿透白云层,老眼平生见未曾。开辟以来神物出,人间剞劂竟何能。”原来,这是一方灵璧石笔架山。当然,图像也未必传真。

赵孟頫似乎非常喜欢砚山类赏石,他有一首《赋张秋泉真人所藏研山》:“泰山亦一拳石多,势雄齐鲁青巍峩。此石却是小岱岳,峰峦无数生陂陀。千岩万壑来几上,中有絶涧横天河。粤从混沌元气判,自然凝结非镌磨。人间奇物不易得,一见大叫争摩挲。米公平生好奇者,大书深刻无差讹。傍有小研天所造,仰受笔墨如圆荷。我欲为君书道德,但愿此石不用鹅。巧偷豪夺古来有,问君此意当如何。”这方名为“小岱岳”的砚山(石种不详),在《素园石谱》中也有图绘和文字纪录。由上来看,《素园石谱》收录的有关赵孟頫的藏石,至少有四方之多,堪称为藏石家。

《素园石谱》还收录了一方“太秀华”图绘,附有一段文字:“赵子昂有峰一株,顶足背面苍鳞隐隐,浑然天成,无微窦可隙。植立几案间,殆与颀颀君子相对,殊可玩也,因为之铭:‘片石何状,天然自若。鳞鳞苍窝,背潜蛟鳄。一气浑沦,略无岩壑。太湖凝精,示我以朴。我思古人,真风眇邈。’”这段记载,其实是源自元代学者王恽的《太湖峰铭》一文(收录于《秋涧集》),说的是“丁生”赠送他一方太湖石峰,林有麟显然是张冠李戴了。

赵孟頫传世的遗爱石,尚存于湖州莲花庄。这里是赵孟頫当年所建别业,以碧水风荷、景色幽绝著称。园中尚存太湖石立峰“莲花峰”,高3.8米,宽约1.2米,顶部如同盛放莲花,十分奇特,左侧刻有“莲花峰”篆字,传为赵孟頫手迹,原为赵孟頫“松雪斋”故物,现为湖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元代诗人沈梦麟《松雪斋池中太湖石》有诗赞云:“魏公池上玉芙蓉,元气淋漓湿贝宫。溪女梳头云冉冉,天丁凿翠雨珑珑。品题甲乙平泉远,变化风雷艮岳通。回首太湖三万顷,酒酣濯足洞庭空。”

带有赵孟頫题款的古代园林置石还有一方,那就是今置于嘉兴南湖小瀛洲仓颉祠前的太湖石“舞蛟石”,石头下部留有“舞蛟”篆题。“舞蛟石”原来是元代桐乡濮院镇濮鉴府中之物,濮鉴当时富甲一方,乐善好施,与赵孟頫、管道升夫妇交谊深厚。这方“舞蛟”石,就是赵孟頫观后所题名。

赵孟頫画作中有不少太湖石形象,这大概源于他的居所吴兴——尤其是弁山(又名卞山),本来就是太湖石的主要产地,《素园石谱》中也有“弁山石”图绘。

北宋诗人叶梦得晚年隐居弁山,在山中开发了石林景观,闻名遐迩,自号石林居士,所著诗文多以石林为名。赵孟頫多次游弁山,乐此不疲,写下一些诗文,在《吴兴赋》中提到弁山“怪石万数,旅乎如林。”《重游弁山》诗中有“平生爱高兴,只合此幽栖。”之句。

赵孟頫有行书《太湖石赞》(又称《李公略太湖石歌》)名迹传世,这是在湖州观堂与好友张谦相聚酒酣后的乘兴之作,书法带有颜真卿、米芾二家笔意,也是其书法代表作之一,内容应该是针对一方黑太湖供石所作题赞:“猗拳石,来震泽。莽荡荡,太古色。玄云兴,黝如墨。冒八荒,雨万物。卷之怀,不盈尺”。

作为元代首屈一指的艺术大师,赵孟頫对于书画创作的最大贡献之一,就是明确提出了“书画同源”的主张。不过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到,这个主张提出的语境,也与画石有关。赵孟頫在《秀石疏林》(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画卷的末尾,有一首题跋诗作: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於八法通。若也有人能会此,方知书画本来同。”诗中表明,他以飞白法画石,以写籀法画树,以“永字八法”写竹,将书法创作的手法一一对应到画石、树、竹。画面为平坡山石,巨石疏空,竹叶秀润,枯木荒简,浑然一股文人清气。这幅画,也成为赵孟頫“以书入画”最经典的范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